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云南大理一个贫困村,三年花掉150余万元“接待费”  

2014-05-29 16:49:12|  分类: 关注云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大理一个贫困村,三年花掉150余万元“接待费”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一个贫困村的村委会,短短3年多用掉150余万元“接待费”,平均每天超过1100元,甚至超过了许多国家部委公务接待费的水平。此事发生在云南省祥云县大营村,直到原村委会主任苏光进等村官窝案被查处才告停止。

  钱从哪来?部分来自财政,部分来自集体

  据祥云县纪委介绍,自2009年11月到2013年6月,祥云县禾甸镇大营村委会以“接待费”为名支出1519416.63元,平均每月34532元,平均每天1151元。这组数据是什么概念?祥云县禾甸镇纪委书记刘雪燕说:“镇上接待每个月大概几千元,大营村的接待费远远超过镇上和其他村的水平。”

  不仅在当地遥遥领先,大营村的“接待费”甚至超过了许多国家部委。据中央部门公布的2014年度三公经费,今年的公务接待费预算,住建部为13.95万元,共青团中央为12.88万元,预算在40万元以下的部门共有19个。

  然而,在接待方面如此阔气的大营村,却是一个贫困村。用原村委会主任苏光进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说:“大营村是祥云县最偏僻、最贫困的村子。”据云南数字乡村网上能查到的最新数据,大营村201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041元,不到当年全国水平的五分之一,也不到大营村平均接待费一天的水平。

  这个贫困村的巨额“接待费”从哪里来?记者调查了解到,要彻底查清楚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接待费由日积月累的大量小笔支出构成,而在收入中并没有“接待费”的项目,即“接待费”并非“专款专用”,而是各种渠道资金混用。

  大营村有哪些收入来源呢?从财务档案可以一窥究竟。档案显示,大营村收入有两块来源:一是各级党政机关拨付的补助和专项资金,二是村集体收入,包括发包收入和擅自罚款等。虽然是个贫困村,但大营村的财务收支总额不低,如2012年收支平衡为831万余元,2013年1至7月为580余万元。

  从收入明细看,源于财政的各种补助和专项资金“相当可观”。如2012年大营村委会收到各种补助236万余元、专项资金68万余元;2013年1至7月收到各种补助114万余元。许多“跑”来的项目资金,虽然有指定的用途,但在统筹使用中有挪用的可能。知情人士说:“苏光进擅长跑项目,跑项目当然要成本,靠大营村的集体收入是不够的,有些项目资金就成了跑项目的成本。”

  怎么花的?一半用于送礼,一半用于吃喝

  祥云县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杨彦辉介绍,大营村150余万元接待费中,有70余万元是以“协调项目接待费”的名义购买土特产支出,其余资金绝大多数以“接待费”的名义流入了苏光进儿媳李美芳经营的小卖部和食堂。还有小部分是村委会经办人员的“协调项目开支”,包括住宿费和餐费等。

  记者从大营村财务档案看到,“购买土特产”似乎是协调项目的“必需品”,而大营村委会俨然成了“土特产收购公司”。几乎每个月开支明细中,都有一批购买土特产开支,产品包括当地出产的核桃、蜂蜜、松茸、杨梅酱和野生菌等。如2012年1月报销账单中,“购买土特产”票据达32张,金额13万余元,其中一次买核桃500公斤花了2万元,一次买核桃750公斤花了3万元,还有5次从村民刘玉手中购买松茸和鸡枞菌总共花了3.5万余元。

  除了购买土特产,其他接待费多数流进了苏家的小卖部和食堂。记者从财务档案看到,大营村委会接待用的香烟、白酒、茶叶、糖果、饮料等几乎全部由小卖部提供,村委会人员签个字就可以随意支取,然后由村委会埋单;村委会接待用餐通常安排在苏家,每人每餐15元或20元。如2013年3月账单中,李美芳开出两张单据,分别收到村委会购买各种物品的费用33793.2元和23484元。

  此外,还有小部分接待费是村委会经办人员的“协调项目开支”。如2012年1月账单中,有村干部到昆明、大理、祥云县协调项目的住宿和餐饮发票共254张13192元;还有村干部李文协调项目开支7万元,用途不明。

  接待了谁?各个部委办局,多数详情不明

  大营村的巨额接待费接待了谁?记者调查了解到,要彻底查清楚也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绝大多数原始票据是以“协调项目购买土特产”或“接待各部委办局”等名义开支,通常没有具体的接待单位和人员名单。如2012年8月李美芳开出两张收据,分别收到村委会购买各种物品及生活接待开支34164.4元和68331.1元,物品清单上用途多为“接待各部委办局”,详情不明。

  有少数接待费用注明了接待单位及事项。如2011年11月9日“接待第七届国际民俗摄影”开支5390元;2012年“六一儿童节接待县人大等单位人员就餐费”开支1000元;2012年9月6日“接待国家、云南省、各州民委到大营七宣调研民族特色村”开支10647元;12月9日“征兵接待费”开支210元;12月12日“接待文投集团到大营宣讲十八大精神”开支11688.5元。

  有少数注明详情的接待费真实性存疑。如2012年12月10日,“环保局拨款接待开支”1160元,但19张发票来自多个酒店,时间跨越2010至2012年;同年12月6日“体检项目接待开支”1660元,23张发票来自4个酒店。

  还有一些详情不明的接待费真实性同样存疑。如2013年7月账单中,有协调项目接待开支19750元,附285张不同日期、不同地点的住宿和餐饮发票,经办人为村委会各成员。刘雪燕说:“接待费就是一个财务‘黑洞’,不管因公因私的支出,只要苏光进签字,就可以报销。但其中哪些是因私的,哪些是因公的,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完)

新华网昆明5月29日电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何春好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