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天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  

2014-12-27 15:30:23|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日上午,长江水抵达南水北调中线天津市内配套工程的第一站——曹庄泵站,流向天津滨海新区的津滨水厂,并从这里进入天津的千家万户。

天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记者站在泵站水闸处看到,尽管天津室外温度很低,但经过千里跋涉的长江水水面并无结冰,平缓流动。

  天津市自来水集团总工程师何文杰说,为保障各水厂切换平稳过渡、安全运行,引江水进入天津后,将在各家水厂分阶段、分步骤实施水源切换,其中,位于滨海新区的津滨水厂目前已经率先切换,该水厂覆盖的天津市东丽区、津南区及滨海新区部分区域的市民从当前开始最先喝上长江水。至2015年春节前后,天津中心城区广大市民都将喝上长江水。

天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12月27日上午,长江水抵达南水北调中线天津市内配套工程的第一站——曹庄泵站标志着天津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成通水后,天津将有引滦入津和南水北调两条水源,水资源短缺的局面得到缓解。”天津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朱芳清说,“新的供水格局,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和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更可靠的水资源保障。”

  天津是资源型严重缺水地区,水资源短缺、单一、脆弱问题突出,始终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性因素。天津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主要受水区之一。

  记者了解到,2006年6月,天津市在中线工程沿线各省市中率先启动了南水北调配套工程建设,截至目前,直接承接引江水的天津中心城区供水工程、尔王庄水库至津滨水厂供水工程、滨海新区供水工程、西河原水枢纽泵站、西河原水枢纽泵站至宜兴埠站原水管线联通工程等5个骨干输配水工程已全部建成,累计完成投资79亿元,并如期迎来了清澈的长江水。

  朱芳清介绍,引江之水来之不易,天津市将加强水资源管理,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合理配置水资源,同时强化水生态保护,高效、节约用水,把水用好、用活、用足,让宝贵的引江水促进发展、提升环境、改善民生。

天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长江滦河同供水黄河水应急

  南水北调工程通水后,多年平均能够为天津补充8.6亿立方米的优质水,未来天津也将形成“引滦”和“引江”两个水源联合供水的局面。

  天津市水务局水资源处副处长何云雅告诉记者,南水北调工程建成通水后,天津的供水格局变为城镇用水以引滦和引江双水源为主,地下水作补充,辅以再生水和淡化水,引黄济津水作为应急,农村用水主要利用地下水和地表水的供水格局。

  配套工程建成后,天津市将形成以调节引滦水的于桥水库、尔王庄水库,调节南水北调中线水的王庆坨水库、北塘水库和调节未来南水北调东线水的北大港水库为供水安全保障,以一横——滨海新区供水工程和一纵——现有的引滦工程为骨干,覆盖全市的水资源配置工程网络,实现南水北调中线水、东线水和引滦水相互连接、联合调度。

近日,一篇题为《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的文章在网上风传,也让不少人开始对这项经过50年研究论证和12年建设的工程表示担忧。为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日前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专访,对网文中提及的“流速过慢”“泥沙沉积”“半道结冰”等三大质疑作出解答。据新华社电

质疑1

水速慢致调水目标难实现?

回应:靠大黄鸭运动轨迹推算流速“不可靠”

这篇网文称,根据本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当天电视新闻中“大黄鸭”的漂流速度,推算出“通水时的平均水流速度为每秒0.1米,输水量为每秒22.4立方米”。由此文章推断,南水北调真实水流量远远达不到设计指标,工程设计的“每年平均输水量”95亿立方米无法完成,并得出结论——“水流非常缓慢,证实工程完全失败了”。

王浩表示,靠“大黄鸭”运动轨迹推算水流速度“不可靠”,其结论“不科学、不准确”。他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水基本上是自流输水,主要依靠重力。中线干渠渠首陶岔到输水终点北京团城湖之前落差约为100米。江水在输送过程中要经过大量节制闸、分水口门、退水口门、倒虹吸还有渡槽等水利设施。这些都会增加输水的阻力,使输水水流慢下来。

“根据我们的计算,南水北调的水面线有几毫米的误差,就会减少3至4个流量,这里面有一套非常复杂的控制系统,但总体来说输水正常流速应是每秒1米到1.5米。”王浩认为,根据“大黄鸭”运动轨迹推算流速“不可靠”,因为不管水流流速多少,任何一个渠道断面的流速分布都是一个“子弹头”的抛物线状,水面和水底的流速会慢一点,而渠道中心流速最快,“不能仅根据水面轨迹来推算流速,而要精确的水利计算”,否则就是“以偏概全”。

质疑2

泥沙沉积已彻底毁掉工程?

回应:水库及输水干渠不存在“泥沙问题”

“泥沙沉淀将毁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该网文称,丹江口水库的水来自汉江上游的陕西,“水流湍急,泥沙极大”,汛期之后丹江口的水因携带大量泥沙很浑浊,不能马上放水进入南水北调干渠,需要几个月在水库里沉淀干净,再放清水入干渠,但南水北调工程指挥者马上放水入干渠,使得渠道淤满污泥,“这个错误的决策,不幸已经彻底毁了整个南水北调中线。”

对此王浩回应:丹江口水库及南水北调中线输水干渠不存在“泥沙问题”。

王浩表示,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有“泥沙问题”是“无稽之谈”。他解释说,长江本来含沙量就很低,每立方米约为1公斤。汉江又是长江最大支流,比长江的含沙量还低。特别是近年来,陕西安康、商洛、汉中等地大力推进水土保持,使得汉江含沙量再次减少。

“汉江汇入丹江口水库后泥沙会进一步沉淀,再加上中线工程取水口是从水库表层取水,而输水渠道都是混凝土衬砌,最后进入水渠中的泥沙可以说‘极其少’,水很清澈,根本不存在泥沙淤积的问题。”

而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全线也采用全封闭立交设计,不与沿线河流、沟渠等发生关系。总干渠两侧还划定了水源保护区并进行生态建设,确保沿线河道泥沙不进入总干渠。

质疑3

半道结冰会影响南水北送?

回应:冰期输水问题已制定应急预案

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全长1000多公里,沿途气候差别很大。冬季往寒冷的北方送水,是否会“半路结冰”影响江水北送?该网文推断,在每秒0.1米的水流速度下,输水渠道将降温到冰点,接触空气的水面会首先结冰,使水无法流至北京。“整个渠道的水基本停止流动,冰冻成一块,胀坏渠道、涵洞、渡槽,彻底破坏工程。”

王浩表示,国家已充分考虑冰期输水问题并制定应急预案。他说,冰期输水是南水北调建设中要解决的重要水力学问题之一。“国家在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时就专门研究了冰期输水的问题,针对结冰期、冰封期、化冰期三个阶段输水都做了详细论证和充分预案。”

“比如在结冰期我们会适当加大水的流量,让水位高一点,冰盖在上面,而下面则有足够空间走水,有很详细的措施,专门经过国家论证并验收通过。对冰坝、冰塞等紧急情况也都做了应急预案,比如通过拦冰索等除冰设施,保障沿途水流通畅。”王浩解释说。

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办表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冬季也能输水运行,只是会受到河南安阳以北明渠段水流表面结冰影响,输水能力会降低到正常情况的60%,但不会因结冰而影响南水北送。

南水北调供水今日进京 与本地水“同水同价”

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供水将于今日正式进京,目前南水进京工作运行有序、水质检测结果达标。试运行期间,丰台、大兴部分区域的56万余人已用上南水,且用水状况平稳。

历经50年论证、规划,耗时11年建设,南水北调工程丹江水进京之路走了60余年。今后北京将优先使用南水,逐步实现市内平原区80%-90%的覆盖率,即除延庆县外各区县都能接触到南水。基于此,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将从此前的100立方米/年,提升到150立方米/年。

至明年10月共调水8.18亿立方米

据悉,江水进京后,北京将优先使用南水北调来水,通过新建及改建自来水厂,为中心城、丰台、海淀及通州、大兴、门头沟、亦庄等新城的城市生活供水。同时,利用现有工程设施,将来水存入密云水库等已建水利工程设施。

北京市南水北调办表示,参与接水的首批项目已经具备接水条件,现已全部投入运行。其中,大宁调蓄水库蓄水1100万立方米,团城湖调节池蓄水160万立方米,团城湖-第九水厂输水管线(一期)、南干渠工程具备通水条件;自来水三厂、九厂、田村山水厂、郭公庄水厂、城子水厂和长辛店第一水厂具备290.8万立方米/日的接水能力。

北京市南水北调办还表示,在总干渠充水试验期间,工程退水已被用于改善城市河湖环境。截至12月5日,已有3700万立方米工程退水流入本市河湖。昆玉河、长河、万泉河、玉渊潭等河道湖泊水质已达到地表水质Ⅲ类标准。

据悉,北京市已制定了2014-2015年用水计划,在通水第一个年度即达到分配水量的77%。到明年10月份,共计划调水量为8.18亿立方米。

使用南水居民水价将与全市水价保持一致

南水进京后,居民水价是否会因为用上这股京外水而“被调整”一直是众多市民近年来最关心的话题之一。自从去年水价接棒天然气成为又一个涨价的资源类产品后,不少专家直言,南水北调成本增加,北京居民的水价可能会因为自来水中增加了南水的部分而提高。有专家称,即使目前北京已实施阶梯水价,但也只能基本覆盖成本,其中还不包含调水成本。

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办相关负责人25日明确表示,水价调整与北京使用南水并无必然关联,北京居民不会因为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南水而被单独加价,北京市内仍将继续实施境外水与本地水“同水同价”,即使水价调整也会按照价格调整程序进行,调整范围将为整个北京市。

官方称部分“水黄”现象不影响健康

从1276公里之外远道而来的南水,水质是否有保证?一旦发生水污染,又应该怎样应对呢?

目前,北京市水资源监测平台已实现水务、环保、卫计委、南水北调、地矿、自来水六部门的水质信息共享联动,与沿线省市及南水北调中线局建立了联合检测机制。北京市环保局的监测数据显示,进京南水达到地表水Ⅱ类标准,符合饮用水标准。据了解,北京持续12年监测南水,在了解水质的同时制定了30多套制水方案,具备处理南水的能力。

另外,对于通水,有人担心江水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也就是新水和供水管道发生反应,出现水黄的情况。对此,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郭公庄水厂试水两周以来没有出现水黄的现象,同时通水以后会按江水与本地水源1比4的配水比例供水降低风险。但由于江水是首次进入北京自来水管网,供水区域内管线因铺设年代不同、材质复杂,并不能完全避免新旧水源切换引起的局部、短期的“水黄”现象。但“水黄”形成主要由于水中含有较高的铁离子,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

南水北调中线年均总调水量相当于1/6条黄河

从水量来说,南水北调中线年均总调水量95亿立方米,相当于1/6条黄河。最终分配方案是有关部门根据各省市水资源现状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做出的:其中,河南省的配额最多,达37.7亿立方米,约占三分之一;其次是河北省,配额为34.7亿立方米;北京只排在第三位,分配的水量为12.4亿立方米;天津的配额是10.2亿立方米。

据悉,河南省不仅是配额“大户”,也是最早受益于工程的地区。今年入夏开始,河南省中西部和南部地区发生了严重干旱,其中平顶山市遭受了建市以来最严重的旱情,紧急关头,河南省防指请示国家防总后,8月18日,跋涉240公里的清水汇入白龟山水库,平顶山人民率先用上了丹江水。

由此可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不是为某一地而建,而是为了缓解北方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的问题而规划实施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