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昌九生化融资者被诉还38万 每天听大悲咒平息情绪  

2014-12-01 14:26:20|  分类: 股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2月12日,昌九生化小股东在赣州市人民信访大厅“维权”。
2013年12月12日,昌九生化小股东在赣州市人民信访大厅“维权”。

 2013年12月19日,昌九生化举办媒体说明会,多名融资者在会场外抗议。时至今日,他们仍同券商无法就偿债达成一致。

2013年12月19日,昌九生化举办媒体说明会,多名融资者在会场外抗议。时至今日,他们仍同券商无法就偿债达成一致。

距离昌九生化“爆仓”事件,已过去一周年。

  2013年11月,因赣州稀土没有选择昌九生化借壳,昌九生化连续出现十个跌停板,股价累计下挫近6成。

  受此影响,数百位向券商融资者买入昌九生化的投资者,被券商强制平仓。根据规则,这些投资者不仅血本无归,反而成为倒欠券商债务的“负资产者”。

  由于种种因素,过去一年间,如何处置昌九生化融资者的债务,各家券商多选择沟通和解等方式,一直没有诉诸过法律手段。

  直到一个月前,内蒙古的恒泰证券将一位融资者告上法庭,要求其偿还因爆仓所欠的38万元债务。

  目前此事尚未宣判,但已给其他昌九生化的融资者带来了恐慌。有投资者担心,未来恐怕有更多券商效仿采取法律手段,而他们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等待券商手中的刀落下。

  昌九生化融资客被诉

  法院还没有作出宣判,但白光明(化名)隐约觉察到,他可能要败诉了。

  案子是在10月31日开庭的。把白光明告上法庭的,是内蒙古当地的恒泰证券。后者要求,白光明必须尽快归还连本带利共计38万元的债务。

  “去年10月,我向恒泰证券借了钱。”11月27日,白光明回忆说,当时昌九生化入围上交所新增的融资融券标的股。

  再加上此前对昌九生化“12·28公告”、大股东赣州市国资委相关表态的解读,他判断赣州稀土有很大可能注入昌九生化,于是决定融资买入。

  恒泰证券在《起诉书》中称,去年10月16日至23日,白光明分四次从恒泰证券获得融资71.3万元、20.6万元、2.47万元和6.37万元,买入昌九生化3.45万股。

  这部分合计达到100.7万元的融资,白光明均用于购买昌九生化。而借款的抵押物,是白光明先前通过自有资金购入的90多万元的昌九生化股票

  据其介绍,这90多万元里,既有自己毕生的积蓄,还有从亲戚朋友处筹集的40多万元。

  公开报道显示,去年9月至11月初,因部分股民判断重组将近,昌九生化的融资额大幅飙升。截至去年11月1日,昌九生化融资融券额达到3.54亿元。

  去年11月3日,威华股份(002240,股吧)发布了赣州稀土拟向其借壳的草案。受此影响,重组预期落空的昌九生化连续出现十个跌停,股价从跌停前的29.2元跌至9.21元。

  按照要求,当融资担保比例降至130%后,券商就会要求融资者追加担保比例,否则就会进行强制平仓。

  《起诉书》显示,当第四个跌停板出现时,白光明账户中的维持担保比例就低于了130%。白光明称,券商要求他继续追加抵押物,但他“确实没钱了”。

  由于跌停板一直没有打开,恒泰证券无法进行强制平仓。及至去年12月25日,白光明账户里包括自有资金和融资购入的昌九生化股票,全部被恒泰证券强制卖出。

  恒泰证券在《起诉书》中称,卖出股票共获得资金67.5万元。扣掉这部分资金后,白光明连本带息还欠券商38.1万元。

  “这就是说,不光我自己钱没有了,还成了"负资产"。”白光明称,过去一年间,券商方面曾催他偿还过债务,他则请求券商免除这部分债务;双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他成了被告。

  被诉者负债80万,一年“浑噩”

  在庭审辩论中,白光明阐述了他要求券商豁免部分债务的理由。

  “我在办理融资业务时,券商没有履行风险告知义务。”白光明说,券商只是将《风险揭示书》的内容朗读了一遍,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开诊所的医生”,不可能就此知道融资业务的特点及存在的风险。

  同时,白光明还认为,券商在昌九生化打开跌停板第一天,就对其股票强行平仓,“平仓价是10.13元,而以后三天昌九生化连续涨停”,“券商并没有按照合理价格进行平仓”。

  据悉,截至目前,受理此案的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法院尚未作出宣判。

  50岁的白光明担心,如果败诉,他的余生将在负债中度过。除了要还券商的融资损失,他还背负着40多万元的借款。

  据白光明介绍,他早年从原来的单位下岗,目前只是租了一间十多平米的门脸房开门诊,“一年的租金接近1.5万元,再加上水电费等各种成本,一天挣不到100元就得赔本”。

  他清晰地记得,去年11月3日威华股份发布草案时自己的感受。白光明回忆,一下瘫在地上的他,“全身汗毛立了起来,冒出的冷汗把浑身湿透了。”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白光明说,过去一年中,他的精神终日恍恍惚惚,“脑袋里跟填了浆糊似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别人得说两遍,我才能反应过来。”

  最近,他有过走路分神差点被车撞的经历;也曾在端锅时,因为走神把手烫了。

  “现在吃饭没有味道,吃啥都行。”白光明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现在每天必须得循环听《大悲咒》等佛教音乐,才能平息“心中既悲痛又愤怒的情绪”。

  因为成为“负资产”一族,以至于前段时间家人生病时,他实在拿不出钱,只好再出门去借,“因为以前借的还不上,所以实在是抹不开脸面。”

  “以前只是听说资本市场有跳楼自杀的,现在我是亲身体会到了。”白光明称。

  融资者担忧券商追债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白光明被诉,算得上昌九生化爆仓事件发生一年间,券商首次通过法律途径向投资者“索债”。

  在湖南融资者曾亮(化名)看来,此举算是开创了券商起诉投资者的先河,“恐怕以后会有更多的券商效仿”。曾亮打比方说,券商已经举起了刀,随时准备砍向他们这些“羔羊”。

  曾亮近日也接到了券商的追债电话。去年股票被强制平仓后,原本专职炒股的曾亮,账户的几十万本金蒸发了,另欠券商十多万元。

  “现在实在没钱偿还。”曾亮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为了维持家庭开支,他开始到建筑工地上打零工,每月挣2000-3000块钱,“以前有钱的时候,这点钱看不到眼里,但现在觉得两三千好大一笔”。

  “原来的生活无忧无虑,但今年连朋友的聚会都很少参加了,以前每年一次去海南等地的旅游也取消了。”曾亮说,他的生活被昌九生化的爆仓搞得一塌糊涂。

  他现在最害怕的事情是,说不定哪一天,券商就会将他告上法庭。而他目前名下的财产只剩一套房产。曾亮担心,一旦败诉,就不得不去换小房子。

  同样不得不出来工作的,还有黑龙江的飞飞(网名)。据她介绍,去年底,她投入昌九生化的100多万元积蓄“灰飞烟灭”外,尚欠券商14万元。

  飞飞称,今年以来,券商找过她几次要求还款,且允诺给予一定的优惠,但她拒绝了。至于原因,“一是没有偿还能力,二则我不认可这笔债务,因为它不属于正常炒股所需承担的风险”。

  时至今日,飞飞仍然认为,融资买入昌九的投资者,“被别人设局算计了”。

  沦为“负债者”后,以前专职炒股的飞飞,不得不重新找工作上班。她说,由于经济拮据,她把孩子在辅导班的课停掉了,改为自己在家给孩子补习。

  “生活水准,一下从小康掉到了最底层。”飞飞称。

  “我不愿做"老赖",但也不害怕去当"老赖"。”江西的投资者蔡洪亮称,今年2月、4月和6月底,券商先后3次向他发送短信,要求尽快达成《还款协议》或清偿所欠的19.2万元融资。

  蔡洪亮同样向券商提出了豁免债务的请求,但得到“只能允诺减免掉部分利息”的答复,“我倒是希望券商可以来起诉我,这样我就可以去法院和他们辩论"究竟谁对谁错"。”

  看起来,蔡洪亮的精神和生活,已经走出了“爆仓事件”的影响,“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每晚也去跳广场舞”。

  去年底,他一度发誓要告别“坑人的股市”。但眼下不错的行情,让他颇为眼红。

  这让他对投资昌九生化的失利,更加耿耿于怀,“牛市来了,我却没钱炒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