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云南抚仙湖开发之痛 最大深水型淡水湖堪忧  

2013-06-06 15:39:31|  分类: 关注云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抚仙湖开发之痛 最大深水型淡水湖堪忧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12个滇池,6个洱海, 4.5个太湖——这是中国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抚仙湖的水量。

  这片浩瀚湖水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澄江、江川、华宁三县间,距昆明60多公里,形如倒葫芦状,面积216.6平方公里,湖水平均深度95.2米,为珠江源头。

  更重要的是,抚仙湖水质迄今为国家Ⅰ类,是国内为数不多的Ⅰ类水质淡水湖,蓄水量206.2亿立方米,占全国淡水湖泊蓄水总量的9.16%,占全国优于Ⅱ类水质淡水湖泊水资源总量的5O%以上,对滇中生态环境具有较大影响。

  抚仙湖的宝贵,直观地体现在湖区内处处可见的写着“保护”字样的各种宣传牌上。从昆明驱车刚进抚仙湖区,环湖公路边矗立的标识牌写着,“抚仙湖水源保护区,禁止运输危险化学品污染物车辆驶入。”按照当地规定,在湖区周围晾晒衣服,如被发现,将罚款50元;环湖公路上亦严禁摊晒小鱼。

  《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规定,抚仙湖的一级保护区,包括水域和湖滨带,“水域是指抚仙湖最高蓄水位以下的区域,湖滨带是指最高蓄水位沿地表向外水平延伸100米的范围”。

  这100米范围,即为一条抚仙湖保护的红线。环湖公路内分布的耕地、沙洲及植被,为法律明确规定的环保区域。自2005年以来,每年的8月26日被玉溪市定为抚仙湖保护活动日。

  然而这一切,都没能阻挡众多的豪华湖景别墅、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在抚仙湖保护的“绝对禁区”内拔地而起,不少新建建筑和设施都紧临湖水。这些“巨无霸”项目被冠以“旅游度假区”、“休闲胜地”、“体育公园”等各种名称,但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事实上它们大多是房地产开发项目。

  依托着深厚的当地政府背景,这些地产项目正越来越多地占据抚仙湖美丽的湖滨线,巨大的商业利益和脆弱的环保防线冲撞,引发种种争议和担忧。

  被顶级别墅攻破的防线

  根据云南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2007年5月通过,并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的《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规定,在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内明令禁止以下行为:“新建、扩建或者擅自改建建筑物、构筑物;擅自取水或者违反取水许可规定取水;其他破坏生态系统和污染环境的行为。”

  而禁止新建扩建建筑物的一级保护区,即包括前述“最高蓄水位沿地表向外水平延伸100米的范围”内的湖滨地带。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这一红线正面临悄然失守的危险。

  位于抚仙湖东岸的太阳山国际生态旅游休闲度假社区(以下简称太阳山),启动区面积6618亩,一期果岭海与三期天晴湾均位于环湖公路内侧,一期更是三面环湖。太阳山宣传资料称,该项目是“世界深蓝湖区,世界财富阶层的心灵栖息地”。

  在抚仙湖区,“环湖公路内侧”是湖泊保护的一条警戒线。因为环湖公路距湖边,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数百米,一旦在这一范围内兴建项目,就无法保证不冲破上述100米红线。

  事实上,据本报记者现场所见,太阳山项目中,环湖公路内侧一处正在建设的公寓,即临近湖边,附近湖水因施工污染而呈红土之色。该项目一期的希尔顿酒店亦位于环湖公路内侧,其附近还分布着精装修的近20幢别墅。这些均价在每平方米3万元左右的别墅,产权为40年,几乎未经宣传,即在去年8月售罄;距抚仙湖不远的公寓目前也以1.6万元至1.8万元不等的价格售出。

  位于江川县抚仙湖上游西岸九龙湾的九龙晟景项目,则干脆在宣传资料称自己是“目前为止离抚仙湖最近的度假公寓,最近处距离水岸仅50米”,这些欧式风格别墅“其中95%的房间都能看到湖景。”该项目总占地1500亩,包含豪华酒店、海景酒店公寓及海景别墅,开发商为香港林大福国际集团。

  九龙晟景项目也将引进一家面积为87000平方米的“超五星级海景度假酒店”,这家已建成的酒店与抚仙湖仅隔一条环湖公路,据称未来还将配套建设“西南地区首个海底餐厅”。这意味着新建筑将进一步向抚仙源水域推进。“届时我们会开放帆船等水上运动及海滨沙滩,供小区业主和入住星级酒店的客人享用。”该项目工作人员介绍。

  在湖北侧的樱花谷项目售楼处,工作人员介绍说,占地720亩的樱花谷项目未来会在环湖公路内侧建一个配套给业主的沙滩,“将会有皮划艇、潜水、帆船等水上运动开放给业主”。

  而位于湖南岸的龙湖仙湖锦绣项目,一期叠拼别墅与院落别墅也在待售中。工作人员称,这些别墅均位于环湖公路内。

  这当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位于鲭鱼湾的龙湖仙湖锦绣项目。该项目工作人员用“五分之一个昆明城”来形容项目占地之辽阔。在昆明召开的一次该项目品鉴会上,一位项目经理称,该项目总投资项450亿元,面积共为22平方公里,即3.3万亩。

  如此大面积的土地如何得来?

  一份公布于国土资源部官网的《江川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自2010年10月11日至2010年10月20日该局挂牌出让了10 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受让单位全部为云南江川仙湖锦绣旅游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此10宗地块均位于江川县路居镇鲭鱼湾。

  记者根据上述公示的出让地块的数据计算,此10宗地块面积共计118.7833公顷(约合1781.7亩),成交总价为44462.2万元。

  据国土部官网公布的招拍挂数据,上述10宗地块中,有7宗出让年限为40年,为商服用地,面积共105.05公顷(约合1575.7亩);其余3宗出让年限为70年,为住宅用地,面积共计13.7333公顷(约合206亩)。

  至于商服用地的具体用途,仙湖锦绣项目一期环评保护的表述为:“度假公寓、度假旅游创意主体园、旅游地产、旅游度假酒店、养生文化会所、康体、疗养中心和配套的相关商业设施等。”

  然而据仙湖锦绣项目工作人员却向本报记者称,事实上,该项目一期1781亩地,将有1000多栋叠拼别墅与院落别墅售出,这些位于环湖公路内侧的别墅产权均为40年,为商业地产,不限购、不限贷。这些别墅目前已在发售,预定2015年交楼。

  这意味着,这些以“商服用地”名义拍得地块,最终却变身为产权40年的别墅的项目,已涉及土地性质变更。

  而改变土地性质是被国家法规明令禁止的。公布于国土资源部的上述10宗地块中,每宗地块的“土地使用条件”一栏中均注明,“出让地块的具体规划设计方案不得突破规划指标要求,只能在修建性详规内开发建设。”

  何况,国土资源部已于2003年、2006年两次叫停别墅用地。该部当年下发的紧急通知规定,从2006年5月31日起,一律停止别墅类房地产项目供地和办理相关用地手续,并对别墅进行全面清理。此后,不少地方出现过开发商打擦边球,改变土地使用性质、以商服用地拿到地块其后建别墅的情况。由于是从商服用地改变而来,这些别墅产权只能为40年。这一点和太阳山、仙湖锦绣等项目的别墅情况相吻合。

  “化妆”冲线的高尔夫球场

  直逼抚仙湖水边的还有高尔夫球场。以太阳山为例,一期与二期均各建有一个高尔夫球场。这两个球场分别位于环湖公路内外两侧,其中公路内侧的一片高尔夫练习场已对部分客户开放,在青葱草坪上挥杆,可望见不远处的湛蓝湖水;公路外侧的大片高尔夫球场则被种草坪的薄膜覆盖,很远就能看见。

  太阳山工作人员称,这里的高尔夫球场占地4000多亩,环湖公路外侧的球场是27洞,公路内侧的球场是9洞,一共是36洞,且在公路内侧的球场,“最近的发球台所在的悬崖距离湖水只有1米多”。

  这些别墅、高尔夫项目不仅使抚仙湖的100米保护红线岌岌可危,也踩踏了国家政策法规的红线。

  基于保护耕地的需要,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规定,从2004年1月10日起,地方各级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

  但本报记者发现,在抚仙湖畔,至少有3个高尔夫球场在建

  太阳山的宣传册上并未提及高尔夫,相关字眼是 “高端体育运动公园”、“国际标准灯光体育运动练习场”等。目前在一期果岭海区域,15层的希尔顿酒店正在建设,工作人员称,希尔顿酒店预计明年3月开放,而观澜湖将运营该高尔夫球场,“球场将随同希尔顿酒店正式运营”。

  抚仙湖西岸的九龙晟景项目,则宣称要开展“水上高尔夫运动”。宣传资料称,“规划有水上游乐区、水上高尔夫球区,并在抚仙湖畔铺设了千米沙滩”,后期还将建设“3000余亩27洞山地高尔夫”。

  相比太阳山和九龙晟景,龙湖仙湖锦绣项目工作人员向客户推介高尔夫球场时较为低调,而委婉地称之为“草坪运动”。该项目工作人员解释,他们在早期的项目推介时还提到有高尔夫球场,现在已不提,“我们2010年才拿的地,现在高尔夫球场项目还在审批过程中,如果太高调,会有风险”。

  该项目工作人员称,这些“草坪运动”将建在位于鲭鱼湾的棋盘山上,“3.3万亩的项目,怎么可能没有高尔夫球场?如果是那样的话,项目的品质也上不去。”据了解,棋盘山为当地一座荒山,为江川县路居镇几个村的集体所有。附近一些村民证实,高尔夫球场正在填土修建中。

  “这个跟我们的政府背景有关”

  各种“冲线”项目得以在抚仙湖上马,离不开背后的推手。

  这一推手,被当地业界形容为“一股东风”,即始于2008年的抚仙湖-星云湖生态建设与旅游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该试验区的规划远景是“建成世界知名、中国一流的国际湖泊型康体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

  从那时起至今将近5年,据玉溪市政府今年4月24日公布的一份《试验区旅游重大项目建设工作进展情况》显示,抚仙湖周边已有太阳山、龙湖仙湖锦绣等11个旅游重大项目获批。本报记者据玉溪政府办发布的该文件统计,这11个项目规划用地共计98900.87亩

  2009年9月,玉溪市委、市政府又出台《关于加快全市旅游文化产业发展的决定》,表示“从2010年起,市级财政每年投入旅游发展专项资金3000万元……各县区也要设立和增加旅游专项资金”,用途是“鼓励引进高星级酒店项目”, “对每引进一家投资3亿元以上的国际知名品牌五星级酒店建设项目,建成后给予引进项目地政府1000万元的奖励”。

  根据这一文件,玉溪成立了抚仙湖-星云湖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由玉溪市分管副市长担任试验区主任。这份决定并逐一提及了上述在抚仙湖区的重大项目的建设计划,并表示要“创造条件尽快启动建设”。

  这些鼓励和支持举措引发的冲动显而易见。如龙湖锦绣仙湖项目,即是由江川县政府引进,当地称这是“云南省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高端旅游项目”。

  据《玉溪日报》报道,今年2月1日,玉溪市委书记张祖林,代市长饶南湖等市里主要领导来到江川县调研仙湖锦绣项目推进情况。“仙湖锦绣项目是江川县经济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大项目,是全省的重大旅游项目,是抚仙湖-星云湖生态建设与旅游改革综合试验区的示范性、标志性项目。”市委书记彼时称。

  太阳山项目同样有颇硬的政府背景

  “我们拿的地块是抚仙湖畔最好的地,很少有地产商能在环湖公路内侧拿到地的,这个跟我们的政府背景有关系。另一个是我们云南城投拿地早,差不多7年多前就拿了这块地。”太阳山的工作人员介绍说。

  宣传资料显示,太阳山开发商为云南澄江老鹰地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由云南城投、观澜湖集团与云南城投华商之家三大品牌荣誉钜献”。云南城投即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云南省政府授权的城建投资项目出资人代表及实施机构。

  地方政府的开发冲动缘于经济利益,也得益于“柔性”的法规所提供的巨大操作空间。

  如《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虽然明令禁止在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内新建、扩建或者擅自改建建筑物、构筑物,但该条例又将在保护区内建设项目的审批权交由当地政府。其第22条规定,“在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内改建建设项目或者在二级保护区内新建、扩建、改建建设项目的,应当符合抚仙湖保护和开发利用规划,经玉溪市人民政府批准后,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办理手续。”

  又如,该条例17条规定,“禁止在抚仙湖沿湖面山开山采石、挖沙取土、兴建陵园墓地。”但这条规定后面的附加条款又赋予当地国土资源部门自由裁量权,即“抚仙湖保护范围内允许采石、挖沙取土的范围,由所在地县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水利、环境保护、林业等行政主管部门和县抚仙湖管理机构划定,报市人民政府批准后公布。”

  “再也看不见那片水”

  众多别墅、豪宅、酒店、高尔夫球场项目扎堆抚仙湖,使得这个中国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面临的生态风险日渐引人注目。

  当地官方的环评报告对此的评价比较乐观。如仙湖锦绣项目,一份由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参与评价、公布于商务部官网的《云南“仙湖锦绣”项目(一期)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示信息》称,“项目的建设对环境影响小,且项目符合国家建设项目环境管理条例、云南省建设项目环境管理规定,选址可行。”

  根据这一评判,仙湖锦绣项目一路绿灯。玉溪市政府办在今年4月发布的《试验区旅游重大项目建设工作进展情况》中称,仙湖锦绣项目“第一期规划用地302公顷(即4530亩),控制性详细规划已编制完成,总体规划已通过市政府审批,发改部门已备案;一期所有行政审批手续已全部办理完毕;目前工程已全面复工”。

  我国污染生态学创始人、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焕校则对在抚仙湖近旁上马此类项目表示忧虑。

  “高尔夫球场对湖泊生态破坏极大,因为高尔夫的草坪有严格要求,要对草坪经常施农药化肥等,如果球场距离湖边很近,一下雨,农药化肥就流入湖泊带来污染;而如果在湖泊的红线内建别墅等建筑,它们的排污也都会影响湖泊生态。”王焕校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这位参与滇池治理的专家认为,首先应在抚仙湖保护的100米红线内严格禁止建别墅、高尔夫球场及其他人工建筑。同时他建议,“抚仙湖保护红线只定100米还是太近了。即使要在100米红线外修建建筑,也必须要建专门的泄污管道,以免污水直排湖泊。”

  在近湖开发与环境保护如何平衡的问题上,云南大学环境科学与生态修复研究所教授段昌群曾向有关部门提出“借湖观景、离岸开发、流域统筹、整体优化”的十六字建议。“开发还是要尽可能地离湖泊远一些,留出缓冲地带。”他说。

  事实上,抚仙湖的生态危机10年前已露端倪。早在2002年抚仙湖就曾大面积暴发蓝藻,水质由Ⅰ类降为Ⅱ类。彼时,为倡导全民参与保护抚仙湖,玉溪市政府重拳治污,取缔了营运机动船艇、拆除沿湖违章建筑等治污工程。经过努力,抚仙湖恢复并保持了Ⅰ类水质。

  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玉溪市代市长饶南湖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指出,近年来,抚仙湖流域污染负荷排放量大幅上升,入湖污染负荷大幅增加,主要污染因子是N(氮)、P(磷),加上云南近年持续干旱使抚仙湖水量减少,目前的污染已超出Ⅰ类水标准的水环境承载力,沿岸局部水域污染严重,总体已处于临近Ⅱ类水的危险边缘。

  以一条玉带河与抚仙湖相连的星云湖,本世纪初水质也因污染一度降为Ⅴ类水,历经多年治理,才恢复为Ⅲ类水。玉带河至今仍水色浑浊。家住在星云湖畔海门村的村民,现在只能饮用抚仙湖的水,“用星云湖的水洗澡,只会越洗越脏。”海门村一位村民说,如果连抚仙湖也毁了,大家将无法生存。

  “我们从小就有保护抚仙湖的概念,也教育孩子不要用洗发水在湖里洗头,村民们更不会直接用洗衣粉在湖里洗衣服。”一位居住抚仙湖南岸40岁左右的村民说,“我们都是靠这片湖活着的,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它。”

  在张万军(化名)的记忆中,抚仙湖的水是甜的,他和村民们小时候都喜欢到湖里取水喝,“捧起来就能喝,很好喝”。后来,张和他所在的抚仙湖南岸江川县路居镇下坝村的土地被仙湖锦绣项目征用,村民们在去年转为了城镇户口,今年春节后,张万军和很多村民一道来到鲭鱼湾的仙湖锦绣项目工地打工。

  张万军在工地上干着活,这里曾是他日日劳作的田地,现在田地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将是“世界财富阶层的心灵栖息地”,像他这样的贫寒之人将被身着漂亮制服的保安挡在门外。张万军觉得,以后再想从这里眺望这片湖水,已不可能。

  (本文涉及的部分村民使用了化名。本报记者陈小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21世纪经济报道 贺莉丹 云南玉溪、昆明报道 2013-06-05

 http://www.21cbh.com/HTML/2013-6-5/zNNjUxXzcwMDAzNw.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