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1961年解放军曾出境救被国民党残军包围的缅甸军队  

2013-03-14 02:02:07|  分类: 缅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1日下午,缅军方代表飞抵设在孟育的中国突击队指挥部,请中国人民解放军越过红线,攻击国民党残军的孟百了、江拉重要据点,打掉残军的第三、五两军,以解救王南昆、芒林被困的缅军。

1961年解放军曾出境救被国民党残军包围的缅甸军队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11年第11期,作者:陈辉,原题:《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揭秘》

  英国侵占缅甸后,利用历史上中缅关系融洽,疆界不明的状况,借机侵占中国领土,制造了中缅边界矛盾

  1955年11月初的一天,在中缅边境尚未定界的黄果园附近,大雾弥漫,中国边防军与缅甸边防军在大雾中发生误会,双方都开了枪。这就是“黄果园事件”。开枪误会发生后,中缅两国政府都感到解决边界问题已迫在眉睫。

  新中国成立初期,周恩来就明确指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扩张,但人家不信。一些亚洲国家很担心,认为大国必然扩张。所以要用实际行动使他们慢慢相信,争取和平共处,在10年内要努力解决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先从缅甸开始,陆续解决,解决后他们就放心了。”

  “黄果园事件”发生后,周恩来感慨地说:“解决中缅边界问题应该加快步伐了。”

  中缅边界究竟存在什么问题需要解决,而且还发生了开枪的误会呢?

  中国和缅甸历史上关系十分友好,两国没有十分明确的疆界。1885年英国侵占缅甸后,利用这种疆界不很明确的状况,借机疯狂侵占中国领土,扩大殖民领地。缅甸独立后,西方势力又利用中缅边界问题,挑拨中缅两国人民的感情,企图制造紧张局势。

  中国与缅甸的边境线长达2000多公里,英国殖民主义者当年在三个地段制造了边境矛盾。

  第一段未定边界是佧佤山区的一段。英国与清政府在1894年和1897年签订的两个关于中缅边界的条约中,有关条文自相矛盾,这一段边界长期没有划定。英国殖民者想造成既成事实,便于1934年派兵进攻班洪、班老地区,遭到当地佧佤族人民的抵抗,未能得逞。

  1941年,英国乘中国正处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之机,以关闭滇缅公路相威胁,同国民党政府于1941年6月18日用换文方式在佧佤山区划定了一条对英方有利的边界,将班洪和班老辖区的一块土地划入英国殖民地。这就是所谓“1941年线”。同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这一界线并没有竖立界桩。缅甸独立后,继承了这个协定,班洪和班老在“1941年线”以西地区的土地,被划入缅甸的掸邦。

  1950年,人民解放军解放云南,国民党军将领李弥率第八军残部逃往缅甸掸邦,在台湾当局的直接指挥和控制下,利用中老、中缅、中泰边境各国控制薄弱的特点,盘踞下来,俨然成为一个独立王国,并对中国境内进行破坏和骚扰。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追剿国民党军残部时,进入了南段“1941年线”以西地区,并在那里驻扎下来。当时缅甸政府内战尚未结束,也没有对这一事件表态。

  此后,中国政府为妥善解决中缅边界问题,又做了大量工作。1960年1月28日,中缅两国政府签订了《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和《中缅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并发表联合公报。

  1960年10月1日,中缅两国终于正式缔结了《中缅边界条约》,使中缅边界问题得到了合理解决。

  但是,中缅双方政府都担心中缅边境勘界问题能否顺利进行。

  周恩来是最早关注这一问题的。1960年4月末,周恩来结束对缅甸访问后,考虑到《中缅边界条约》签订后,将进行勘界和立界标、界桩,于是,在昆明短暂停留期间,他与陈毅一起,召见了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鲁瑞林等,了解逃入缅甸的国民党残军情况。

  周恩来的担心不无道理,国民党残军在缅甸侵占了相当于几个台湾省的领地了。

  蒋介石插手,缅甸遭殃,国际社会纷纷谴责

  中缅联合勘界,为什么还要警卫作战呢?这是因为国民党残军霸占缅甸边境领土引起的。

  1950年3月9日,在人民解放军的穷追猛打下,国民党军800余人,从云南西盟阿佤山与西双版纳傣族居住区之间的小坝子逃出了国境线。至此,国民党的最后一支部队被赶出了中国大陆,残兵败将逃入了缅甸“金三角”地区。

  这批残军原属国民党军第八军二三七师七○九团,团长为李国辉。

  4月20日,国民党残军来到缅甸东部大其力市的一个村子——小孟棒。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国民党军第二十六军九十三师二七八团的600余人。二七八团副团长是谭忠,团长罗伯刚已逃到台湾去了。

  李国辉和谭忠两人谋划,不去台湾了,立足“金三角”求发展。

  在谈到勘界警卫问题时,姚仲明根据周恩来的授意指出:云南解放之际,国民党残部千余人窜逃缅甸,盘踞掸邦地区,声称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反攻大陆”。他们不时骚扰中国边境,对缅甸人民更是胡作非为,还可能在帝国主义的唆使下破坏中缅勘界。为了保护勘界人员的安全,必须给他们必要的打击。

  缅方代表听了姚仲明的话,非常感动,说周总理把问题看透了,他们也对国民党残军干扰破坏勘界深感忧虑。此刻,中缅对携手打击缅方境内的国民党残军,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王尚荣在得到军委和总参领导的指示后,立即召集作战部连续开了几次紧急军事会议,并亲自执笔,以总参作战部的名义,拟写了《中缅边界勘界警卫作战的报告》。

  11月初,王尚荣派成学俞前往昆明,与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丁荣昌一起,同缅军代表举行中缅边界联合委员会警卫问题专门小组会议。4日,他们联合签署了勘界警卫问题的协议。

  协议规定:对盘踞在第四勘察队工作地段,对勘察、竖桩工作有威胁的国民党残军,由中缅双方部队共同负责加以捕歼清除。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滇部队负责捕歼清除旧30号界桩(孟遮以西)至62号界桩(南腊河与澜沧江交汇点)地段附近的国民党残军。中方部队为执行警卫作战任务,根据需要可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清除残军的行动,双方应同一时间进行,暂定于1960年11月20日左右。

  协议签订后,昆明军区立即拟订了警卫作战方案,以3个战群22个突击队,奔袭国民党残军的16个据点。然后将此方案送中央军委、总参审议。

  虽说这次只是对国民党几千残军的作战,但毕竟是出境与邻国军队协同作战,而且是从未经历过的山地丛林战。毛泽东、周恩来对此高度关注,几位老帅、总参谋长罗瑞卿先后参加了作战方案的审议。

  毛泽东、周恩来关注的重点,是出境作战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会不会在东南亚其他国家引起惊恐和不安?会不会以为中国借口打击国民党残军,炫耀武力?会不会给予国际上的反华势力诋毁中国留下口实?因此力求将冲击强度压低,把20公里的出击范围用红线标出,发给突击队。毛泽东的话分量相当重:谁越过红线就杀谁的头!

  时任国防部部长的林彪,反复强调他的作战原则:“断退路,包围住,先围而后歼。”

  在作战方案审议过程中,中央军委和总参确定了国民党残军设在孟瓦、阵马、孟育、踏板卖的据点为重点打击对象;还拟定了重点捕歼的6名敌军、师级军官的名单。

  王尚荣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的指示,用电话通知了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毛泽东看了昆明军区报送的情报,发现红线南侧的缅军兵力过于单薄,难以履行堵截配合作战的任务,要秦基伟赶快同负责与缅军联络勘界保卫的丁荣昌联系商议,以妥善的方式,把我方的关注转告缅方。昆明军区马上将这一信息传达给缅军,缅方对中方的提醒表示感谢。

  与此同时,中央军委开始商讨在缅甸的作战问题。军委副主席贺龙、聂荣臻等聚集一堂。贺龙认为:我军在缅甸作战展开得过宽,兵力分散。聂荣臻认为:入缅作战的力量,从整体上看,显得单薄了些。罗荣桓提议:作战力量应当加强。然而在短期内,在中缅边界地区集结更多的兵力,是相当困难的。

  军委作战会议后,昆明军区很快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下一步作战问题比较大,必须把敌情、友军力量、我军力量、作战方针、作战方法、作战时间等问题研究透彻再说。然而,缅军的求援之声越来越急迫。

  1月21日下午,缅军方代表飞抵设在孟育的中国突击队指挥部,请中国人民解放军越过红线,攻击国民党残军的孟百了、江拉重要据点,打掉残军的第三、五两军,以解救王南昆、芒林被困的缅军

  缅方的要求迅速传往北京,总参随即就此进行研究。总参谋长罗瑞卿说:“我们在缅甸访问期间,缅甸向我们介绍的都是胜利的情况,现在几次三番催促我们参战,可见他们现在处境困难。我以为要去就快去,送人情要早送。如果缅方吃大亏,受蒋残军重创,就会对我方有意见。在国际上,缅甸方面不怕,我们怕什么?马上通知前边部队抓紧准备。”

  在罗瑞卿的意见报中央定夺的同时,昆明军区接到了罗瑞卿的部署:“按照缅方提供的情况准备,敌约4000(人),我们使用8个营、2个便衣队。孟百了2个营2个便衣队,孟百了以西2个营,索永2个营,重点是孟百了。”

  22日凌晨3点,昆明军区接到作战部转达的罗瑞卿的指示:“已经原则上同意配合缅军作战,但需要时间准备一下,我军尽量迅速出动。请缅军在芒林、王南昆咬住敌人,以待我军南下配合歼灭之。”

  22日下午,周恩来批准了中国部队越过红线解救缅军的作战计划。15点,罗瑞卿要作战部通知昆明军区。他还指示:孟百了以西2个营不去了,以免口张得过大。争取25日打响。

  王尚荣在打电话的同时,再次重申了作战纪律:一切行动一定要按双方协议的范围实施;力求不伤害居民;一定不要到老挝边境作战;枪、炮弹不能过湄公河,湄公河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确系蒋残军的可以打。

  自25日开始的第二阶段作战,不如第一次顺利。因为纵深地段的地形不熟,容易迷失方位,原始山林阻滞了奔袭的速度,而国民党残军具有丛林战的经验,地形又熟,占了一些便宜,解放军的伤亡人数比第一阶段要多一些。

  经受了解放军第一次打击的残军,在逃出红线时,便制定了遇解放军攻击即逃,在逃中顽抗,以顽抗掩护逃脱,如解放军穷追不舍,就退入老挝境内暂避的“保山计划”。因此,当国民党残军获悉解放军继续南下进击的情报后,便主动放弃了对王南昆缅军的围困,渡过湄公河,向老挝境内逃窜,被困的缅甸国防军转危为安。

  在两个阶段的作战中,解放军共歼国民党军740人,击毙国民党军师长2名,活捉副师长1名,捣毁国民党残军经营了10多年的巢穴,协助缅甸政府解放了拥有30多万人口、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保障了勘界工作的顺利进行。

  国民党残军柳元麟的总部,在此后被迫迁往台湾。剩下的少数国民党军残余分子,基本上散布到民间,对缅甸政府已经形不成大的威胁。

  中缅边境勘界任务完成后,近百年未能解决的中缅边界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国民党残军遭到毁灭性打击后,中缅边境地区出现了和平、安宁的景象,两国人民迎来了和睦相处、友好往来的新时期。

  评论这张
 
阅读(2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