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官方文学杂志《大家》刊山寨版敛财已停刊检查  

2012-06-27 18:08:56|  分类: 关注云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论版《大家》6月25日被停刊检查后,公众关注度不减。一篇5000字以下的论文“版面费”约5000元,钱都花在了哪儿?今天,《大家》杂志社分管党委副书记王建南、编辑部主任王绍来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称,《大家》理论版每篇所获仅是100元~800元,大头“版面费”被中间环节吃掉。

  《大家》的主办单位——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接受采访时表示,理论版《大家》与文学版《大家》共用一个刊号CN53-1108/I,并不违规,而是“合法变更刊期”所致。2012年杂志封面上,仍注明“中文核心期刊”字样,是因为编辑部尚未接到“已非核心期刊”的通知。

  刘大伟社长还称,其理论版中所刊载的内容,符合“大文艺”理念,与原刊宗旨并不相左。至于汽车维修、国际贸易、体育俱乐部管理等内容,“是编辑选稿时,把关不严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采访中,王建南和王绍来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道出了《大家》作为一本纯文学杂志的生存之道,称“这也是全国很多杂志的普遍做法”。

  王建南书记告诉记者,扩刊之后,刊物中的6期仍刊登纯文学作品,以收录高质量、名家的作品为基础。“杂志社没有收过任何一篇文章的版面费,相反,每篇文章都支付稿酬。”而《大家》理论版,采取的是“委托组稿”模式。绝大部分所谓“版面费”,实际上由中间环节——即被委托组稿的文化公司取得。杂志社每期的收入,“依约定只在2.5万~3.5万之间”。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大家》杂志社写给云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自查报告》中看到,所谓“版面费”已得到该杂志社默许。《报告》原文称:“《大家》杂志所扩增刊期的部分,为了减轻经济负担,也参照了一些刊物的做法,在无力承担中介组稿工作的相关费用前提下,默许中介机构对部分文章收取一定版面费,而本部门也提取了很少一部分的工作经费。[1988]科协学发字039号文件规定,‘收取论文的版面费是合理的,也是可能的。因此,建议各学会的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

  但王建南向记者强调,杂志社对每篇发在理论版的稿件,按照稿件质量、编辑的难易程度,平均每篇只抽取300元酬劳,“顶格就是800元”。王绍来主任进一步介绍,每期《大家》理论版的稿件中,约2/3是收费的,其余为不收费的“关系稿”。

  上述《自查报告》中称,2011年全年,杂志社这块实际收取费用是44.6万元。截至今年6月,收入是30万元。

  “云南地处边疆,我们要满足每期刊物的发稿量,就只能由编辑部委托北京或外地一些文化公司来组稿。杂志社一般不和中介直接对接,但不排除这些文化公司再与中介转包、勾兑。”王建南说,比如《大家》理论版上载明的王磊等3位所谓“编辑”,并非有正式资质和编制的编辑,而是文化公司方面的组稿人员。“由于杂志社不开工资,他们的收入从哪里来?不排除从报价中‘挤水分’。”

  更耐人寻味的是,该《自查报告》称,《大家》理论版收入30万元,“完全用于维持纯文学刊物的营运成本”。

  王建南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从杂志社改制走上自负盈亏的道路后,日子并不好过。“截至2005年,《大家》杂志社为了维护这个品牌,已经亏损了近2000万元。为了支付稿酬、印刷和人力等运营成本,2005年后杂志社平均每年‘赤字’就有70万~80万元。”他表示,无奈之下,出版《大家》理论版,成了“补足”成本的手段之一。

  “每年,杂志社有个部门目标核算制,去年的责任目标是105万元。靠做图书能收入20万~30万元,剩下的50万~60万元,就要靠《大家》理论版补齐。”王绍来主任也向记者证实,“即使这样,每年还是亏损约20万元。”

  刘大伟社长向记者透露,“扩刊、收费发文,成了全国很多刊物的普遍做法”。

  在该杂志社提供的编号为云新出报[2009]275号和云新出复[2011]132号的两份文件上,记者看到,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曾分别在2009年底和2011年底,批准《大家》从2010年1月起,由双月刊变更为半月刊,再从2012年1月起,变更为旬刊。

  但两份文件同时写明:“刊期变更后,必须遵循该期刊的办刊宗旨”,宗旨是“以探究文学表达之无尽可能性的‘先锋性’”。

  而据中国青年报记者对2012年1月(中)、3月(下)、5月(中)和(下)、6月(上)(中)(下)等7期《大家》理论版中所发论文的统计,其中真正涉及文学、艺术类的论文,总数均不足20%。

   中国青年报 北京6月26日电 实习生 苏希杰 本报记者 王梦婕

官方文学杂志出刊山寨版敛财已停刊检查

  本报北京6月25日电(实习生苏希杰 记者王梦婕) 本报6月25日刊发报道《云南一官方文学杂志出“野鸡刊”敛财》,引起云南省新闻出版局高度重视。25日当天,该局新闻报刊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通报,上午该局已约见《大家》杂志负责人,初步确认“一号多刊”的情况属实。目前,该局已责令停止《大家》理论版出刊,并将依据核实结果,作出进一步处理。

  “经过初步了解,《大家》杂志社擅自出版理论版的情况是存在的,这违背了该社的办刊宗旨。”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新闻报刊管理处负责人表示,该局已将理论版停刊,责令《大家》杂志社回归原有的办刊宗旨。并会减少其刊期,加强管理。

  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初步调查显示,《大家》理论版的收益约100多万元。截至记者发稿,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已要求该杂志社上交检查报告,并将根据杂志社提供的材料,进行核实调查。“待违规事实确认后,将对其作出行政处理、公开通报,并上报新闻出版总署。”

官方文学杂志出刊山寨版 每年敛财逾两千万
 
左为纯文学杂志《大家》,右为其“野鸡版”。二者装帧极为相似,但内容相去甚远。
左为纯文学杂志《大家》,右为其“野鸡版”。二者装帧极为相似,但内容相去甚远。


  与正本同一名称、刊号、人马和装帧,内容却有天壤之别——

  云南一官方文学杂志出“野鸡刊”敛财

  本报记者 王梦婕摄

  “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90年代文学转型期最具影响力的纯文学杂志,唯一与《收获》一道两摘‘鲁迅奖’的国家核心中文期刊,中国文学第一大奖‘大家·红河’文学奖主办单位……”

  顶着这一串光环的,是一本名为《大家》的著名文学杂志,阿来、池莉、于坚等作家均为其撰稿。但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发现,该杂志居然存在一个“野鸡版”:

  “同一个刊号、刊名、类似装帧,一本是高端文学,我这本是‘杂货铺’!”浙江某职业技术学校教师沈欣(化名),指着手里的《大家》苦笑着反问,“还是同一个编辑部编的,这杂志社也太有想象力了吧?”

  中国青年报记者随即展开调查。据推算,该“野鸡刊”每年为杂志社敛财,不会少于2000万元。

  核心期刊“野鸡版”?

  今年3月,在花了5800元版面费后,沈欣终于拿到了梦中的《大家》杂志。

  杂志上,有她一篇小论文,3000余字。与汽车维修、IT教育、装饰艺术等种类繁多的近300篇论文挤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挤了463页”。

  但这个《大家》,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

  据中国知网(中国知网是国内知名的学术期刊电子数据库——记者注)、国家图书馆等机构收录的名单介绍,《大家》杂志是纯文学双月刊,国内统一刊号为CN53-1108/I,由云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主管,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官方”色彩浓厚。

  北大出版社2008年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显示,《大家》属于中国文学作品类核心期刊。《总览》对它的介绍是:“大型综合性文学期刊。主要刊载反映现实生活、有浓厚时代气息和现代意识的中短篇小说精品,兼及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的散文《德格:湖山之间,故事流传》、罗伟章的长篇小说《太阳底下》、武歆的中篇小说《米脂的黄昏》……点开该杂志社的官方博客,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大家》每期约200页,在上面发表文章的,多为文学名家。

  “中文核心期刊,还带‘官字头’背景,文章水平也高,挺靠谱的。”这些因素,让急于找地方发论文的沈欣动了心。

  沈欣所在的学校,每3年就有发表两篇论文的任务。其中1篇,必须发表在中文核心期刊要目下属于二级目录的杂志上。尽管版面费“高出别人近一倍”,但她最终还是属意《大家》。

  但沈欣拿到的《大家》,却是一本旬刊,封面写有2012.3(下)字样,光目录就占了9页,“厚度已经不像一本杂志了”。

  记者从沈欣提供的其中一期这样的《大家》上看到,其上论文多以“浅析”、“初探”等为题,平均篇幅不超过1页半,内容却包罗万象:《宁夏回族女作家马金莲访谈》、《浅谈现代标志设计新趋势》、《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浅析》、《如何加强商业体育健身俱乐部的组织管理工作》、《英语词汇教学新理念》、《“国际贸易实务”课程教学样式的优化》……这些小论文,被“雕龙学札”、“大家艺术”、“大家百科”、“百戏竞技”、“今日语言学”、“育人千秋”、“商企大道”等栏目收入麾下,各居其位。

  “这肯定不是能当选核心期刊的《大家》。”沈欣肯定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但她不确定的是:“到底是我被中介骗了,还是《大家》另有一本‘野鸡版’?”

  每月3期,一月敛财上百万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昆明调查发现,中介没有“忽悠”沈欣,她拿到的《大家》,的确与正本《大家》出自同一家杂志社。

  “你的作品发不了文学版《大家》,你要找的是理论版吧?”在位于昆明市中心的云南新闻出版大楼10层,当记者以投稿名义来到这家杂志社时,该社一名自称“编纯文学稿件”的编辑,这样向记者提示。

  该编辑随即拿出了两本《大家》。记者看到,其中一本“理论版”,就是沈欣拿到的“野鸡刊”。

  记者仔细对比后发现,“野鸡版”《大家》与其正本真假难辨,二者共用一个国内刊号CN53-1108/I,一个邮发代号64-61,主管和主办单位、编辑部地址、广告经营许可证号、网址和E-mail均一致,电话号码相邻,副主编都是韩旭,两套编辑部“人马”里,绝大部分(9人)署名相同。不仅如此,两本《大家》的封面装帧都颇为统一,甚至价格都是12.8元。

  撇开内容,也许唯一能引人怀疑的是正本《大家》的印刷地点,写着云南新华印刷厂,“如有质量问题,请寄印刷厂质量科调换”;而“野鸡刊”的印刷地,则是云南新闻图片社印刷厂,“调换请寄编辑部”。

  但沈欣显然注意不到这些。为了让论文出现在这本“野鸡刊”上,她和同事们通过中介付出的“代价”,一篇5000字以下的论文普遍为4000~5000元。

  中国青年报记者咨询了数名论文中介后发现,这一价格还属于“中等水平”。最贵的报价,来自中国杂志网一名自称涂老师的人,为5000字以内9000元。

  “《大家》的版面费一直比较贵,去年4000元不松口,今年才降了一些。”四川中介江老师说,“这些杂志都是两个版起卖,你最好凑够4000字,划算点。”

  在该杂志社,一名叫王磊的编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文学版《大家》1994年就创刊了,而“理论版”《大家》2010年1月才创刊,“目前理论版上、中、下旬都出刊。”

  记者在这里随机翻阅发现,众“野鸡刊”薄厚不一,厚的约“容纳”300篇论文,薄的也有150篇。与沈欣一样“中枪”的,近一半是河北省专科院校的讲师和副教授,来自辽宁、江苏、重庆等地的也不少。

  对版面费问题,王磊编辑一直避免正面回答。记者几次追问后,他吐出“1000元”这个数字,这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遇到的最低报价。

  而记者对2012年1月中旬刊里的10余名作者随机采访后得知,他们的花费,普遍在4000~5000元之间。

  《大家》杂志社官方博客显示,1998年,该文学杂志社开始走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之路。

  据记者初步估算,按照平均一期200篇论文、每篇论文收益3000元计,每期“野鸡刊”可为该杂志社敛财60万元,每月近200万元,一年不少于2000万元。

  中国知网、国家图书馆均寻不见

  有趣的是,无论昆明还是北京,你在报刊亭等地方,很难找到《大家》的身影。

  “我们是定点发售。有图书馆会订购,我们出刊后,就直邮图书馆和订购人。”王磊说,两个版本的《大家》,每期合计发行量约2万份。

  “你发在理论版的论文,可以在中国知网上查到,北大图书馆也有。”他提示。

  然而,在中国知网(CNKI),中国青年报记者随机输入刊发在“理论版”《大家》的10余篇小论文后,发现结果均显示为“0”。

  记者同时看到,文学版《大家》杂志,确在知网学术期刊大全的收录之列。知网的客服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知网收录哪些内容,是根据与杂志社的合作协议来的。“《大家》编辑部没提供的内容,我们就收录不了。”

  “知网对‘理论版’《大家》的收录很不稳定,时有时无。”一位自称严编辑的论文中介向记者私下透露,“说明这个杂志挺乱,很多收录关系还没理顺。”

  此外,在北大图书馆,记者也遍寻不到这本“野鸡刊”的踪影。

  在该图书馆文艺期刊室中,阅览架上只有正本《大家》杂志,标明为文学双月刊,旁边则排列着《当代文学》、《当代作家》等。

  “《大家》在我们这里,从创刊号到最新一期都有,但从没见过‘理论版’。”面对记者的搜寻,该期刊室负责人也很好奇,“《大家》难道还有两个版本?”

  在国家图书馆,记者遇到的情况类似。

  “国家图书馆以‘收齐中文期刊’为原则,理论上,国内所有具有ISSN号和国内刊号的期刊,均会被国家图书馆收藏。”面对遍寻不见“理论版”《大家》的询问,国家图书馆咨询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如果他们收录的纸质刊物中,没有“理论版”《大家》,“这个杂志的合法性,就比较可疑”。

  我国《期刊出版管理规定》明确指出:“一个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只能对应出版一种期刊,不得用同一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出版不同版本的期刊。”

  “按照‘一刊一号’原则,如果用同一个刊号出版两种期刊,涉嫌违法。”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非法出版物鉴定办公室负责人王军科,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

  “难道我花了那么多钱,就买了本非法地下出版物?”得知记者的搜寻结果,沈欣长叹一声。

  已非核心期刊,敛财还在继续

  更出人意料的是,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北大图书馆办公室获悉,在2011年最新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中,即使正本《大家》文学杂志,也已被移出“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的序列。

  该最新版《总览》显示,《大家》杂志在1996年、2000年、2004年及2008年,曾是中文核心期刊。但在2011年,在被索量、被引量、影响因子、Web下载量、被重要检索系统收录等9项评价指标下,《大家》“核心”不再

  尽管这份核心期刊要目在去年12月就已面世,但沈欣收到的今年3月下旬《大家》“野鸡刊”封面上,还赫然印着“中文核心期刊”字样。

  记者今年5月底在《大家》杂志社暗访时,接触到的两名编辑均未透露《大家》“已非核心期刊”这个关键信息。“你发文章可能要等等了,6月份的3期都排满了,努努力,争取7月下旬能排上你的。”王磊编辑这样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是中文核心期刊,从有核心期刊起一直都是。”另一位纯文学编辑肯定地表示,“今年还要评一次,最新结果还没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