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神人当年是这样子的:被公安局长的车撞着挨打又挨拘  

2012-01-09 10: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人当年是这样子的:被公安局长的车撞着挨打又挨拘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1999年6月8日 11:28 中国青年报
  47岁的共产党员、复员军人、下岗职工张贵成半年多来心里别提多憋气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半辈子从不招灾惹祸,到头来却让人在大庭广众面前狠打了三拳,牙掉了不说,还被“拘”起蹲了几天班房。他越想越窝火--“说什么我也得告他!”
  飞来横祸
  1998年10月14日,辽宁省开原市下着小雨,上午9点多,张贵成蹬着 “倒骑驴”(一种车厢在前的人力三轮车)运送一个孕妇和一个小孩,当他由南向北通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猛然听到一阵警报声,他急踩刹车,尚未停稳,就被左边开来的一辆白色“奔驰”警车横着撞了出去。当张贵成清醒过来时,已有不少群众围观。他头晕眼花,浑身疼痛,大腿摔破了,他挣扎起来,忍着疼痛从车棚里拽出小孩,又扶起了那个孕妇。此时,从 “奔驰”上下来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他劈头指向张贵成说,你怎么抢道呢?你快扶她俩上我的车,去医院。快点,你也上车!略懂交通常识的张贵成忽然发现,撞他的这辆“奔驰”虽然装着警灯和警报器,却没有车牌号,于是他说,要等交通队出完现场。话音未落,中年人猛地抬手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张贵成一个趔趄,大声问:“你怎么撞了人还打人呢? ”“我就打你!”中年人照着张贵成嘴上又是两拳,张贵成顿感嘴部又疼又麻,一颗门牙被打掉了。忍无可忍,他握紧拳头准备自卫,这时忽听有人大声喊,老头儿,千万别还手,他是王立军!
  张贵成当场被镇住。
  王立军何许人也?堂堂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只见王掏出手机指挥若定,很快招来当地“110”和交警,王立军一指嘴上流着血的张贵成:“ 他态度不好,好好教育教育,拘了。”之后,王副局长驾驶那辆奔驰扬长而去。
  艰难立案
  开原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7条交通肇事决定给予张贵成拘留15天的处罚。然而开原市公安局交警当场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则是这样认定:第一当事人王立军,因违反机动车行车规定,应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70%。第二当事人张贵成,因违反非机动车行车规定,应负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30%。主要责任者驾车而去,次要责任者带着满嘴血迹进了“班房”。此事在开原市引起强烈的反响。
  1999年3月10日,张贵成一纸诉状将王立军告到开原市人民法院。没想到,法院告审庭胡庭长在详细翻阅了立案材料后说,章院长有话,这个案子在立案前必须请示院长。而请示的结果是这个案子得等一等再立。次日上午8时,张又准时来到法院申请立案,胡庭长说,章院长上医院了。上午10时30分,听说章院长回来了,胡庭长再去请示后回来说:“章院长说,案可以立,但我们得研究研究。”张的律师当即提出,既然可以立案,还研究什么呢?他们在楼上找到了章院长,章问律师:“你怎么这么急呀?律师还包打立案吗?你先下楼等一会儿。”又问张贵成:“你咋告这个案子呢?”20多分钟后,律师和张贵成又上楼见章院长请求依法立案。章院长却出人意料地问律师:“你怎么办这个案子呢?想一鸣惊人哪?!”两名律师据理力争。当天下午两点,开原市人民法院终于依法办理了张贵成诉王立军民事侵权的立案手续。
  5月13日,张贵成又将对他进行行政拘留的开原市公安局告上法院,并提出赔偿。对此,开原市公安局的负责人认为,对张贵成行政拘留的决定是错误的,他们已撤销了这个治安管理裁决书,但裁决是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下令决定的,因此拒绝赔偿。
  案里案外
  记者采访了开原市公安局参加此次交通事故处理的负责人。记者问: “没有车牌号的车能否上路行驶?”回答:“不允许。”“没有车牌号的车允许安装警灯和警报器吗?”“不允许。”“如果这辆肇事车不是王立军驾驶的,你们会如何处理?”“连人带车暂时扣下,然后再按规定处理。 ”“你们扣王立军的车了吗?你们处理这起事故时,王立军在场吗?”“ 都没有。”“为什么?”这位负责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拘留张贵成1 5天的处罚合适吗?”“我们曾提出不合适的异议,但铁岭市局领导有话,我们下级必须服从。”“既然是上级‘肇事’,对事故如此三七开就不怕受怪罪?”“现场太明显了。”
  令人感到大为意外的是,当有记者就此案采访王立军时,王竟然矢口否认。他说:“我是一个铁路工人的儿子,我是爬过来的,不是走过来的。我对人民群众有很深的感情,我绝不会对一个骑‘倒骑驴’的人动手,这种事我永远不会发生。”王副局长还表示要反诉,他将根据自己的情况向对方索赔。
  记者在一间破旧的小平房里采访了张贵成。记者问他为什么直到今年 3月才去法院告王立军,老实巴交的张贵成说:“我本来也没想告他,从拘留所出来(因其‘表现好’只拘留了6天),我就想,他是公安局长,又年轻,火气上来打我几下,虽说牙也打掉了,打就打了吧,我寻思过几天他能来看看我,说说也就算了,咱还能咋样?可等等他不来,再等还不来,我真来气了,也只能告他了。”张贵成还告诉记者,就在法院立案的第二天,两个身份不明的人找到家里,软硬兼施,逼他撤诉。先来硬的不行,又来软的,提出只要不告王立军,可以给10万元,还给他女儿安排好工作。张回答说:“我告王立军,只要讨回一个做人的尊严,一个平民百姓和一个公安局长在人格上的平等。”后来,张贵成的妻子霍淑贤发现家中一张老两口合影照片不翼而飞,他们感到了一种无名恐惧,很快悄悄地搬到了现在的这个家。目前,张贵成已向当地公安局请求给予人身安全保护。
  张贵成的两名律师杨英杰和解宏阁对记者说,打了这么多年的官司,还头一次碰上这么大的困难,甚至是某种压力。有关部门从一开始就没有把王立军当作一般公民对待,虽然现在经过努力立了案,但能否得到公正审理令人十分忧虑。
  日前,开原市人民法院已根据上级有关部门的指示将此案移送到沈阳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审理。
  樊军本报记者林冈 http://news.sina.com.cn/society/9906/06082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