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转基因大米非法流入内地 基因战争拷问粮食安全  

2012-01-18 17:17:36|  分类: 转基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基因大米非法流入内地 基因战争拷问粮食安全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孟山都魅影:暗埋中国餐桌危机

  20世纪70年代,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孟山都在中国的一系列魅影,正让人们产生了严重的忧虑,中国是个人口大国,需要稳定的高产,根本无法承受粮食安全引发的灾难。

  本报记者 赵卓 发自北京

  2010年6月底,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一纸诉状,将刚刚平息下来的转基因论战重新点燃,6月28日,全球最大的连锁零售商沃尔玛因出售尚未取得商业流通资格的违法转基因大米被绿色和平告至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问题开始备受关注,而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也开始浮出水面。

  转基因大米非法流入中国

  今年5─6月,绿色和平在武汉、深圳、东莞和佛山4个城市的超市进行了散装大米的抽样,并委托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对这些样品进行转基因成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沃尔玛武汉市徐东大街分店抽样的名为“国产香米”的样品呈转基因阳性,这是该组织第二次抽检到沃尔玛旗下店面有出售转基因大米,上一次转基因大米出现在湖南长沙沃尔玛超市黄兴南路分店。

  “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在国内也没有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3月份的声明犹在耳畔,如今,作为中国人主粮的大米—被转基因后出现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店中。

  根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及《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2009年获得中国农业部生物安全证书的两种转基因抗虫水稻,还需通过品种审定,并获得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种子经营许可证后,方可进入商业化生产。而这些中国仍未允许商业化生产和进入市场流通的转基因大米是从何而来的呢?

  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间,绿色和平在广东、安徽、福建、湖北、湖南、浙江、江西、海南和香港等9个地区购买了43个大米样品和37个米粉样品,发现来自湖北、湖南、福建和广东四个省份的7个大米及米粉样品,被检测出违法转基因成分,转基因大米及米制品已经进入我国食品流通领域,普通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暴露在食品安全的威胁之下。

  为调查违法转基因大米及米制品频现的源头,绿色和平于2010年3月和4月暗访了一些地区,发现湖北省仙桃市张沟镇农资超市“华农赣两优6号”水稻、湖南常德津市市渡口镇农资站“培两优93”水稻、湖南津市市保河堤镇惠农农资超市抗虫稻(散装)等水稻种子均呈现 NOS 阳性(终止子的标志)、Cry1Ac/Bt63 阳性(转基因)。

  方立峰表示,这些违法转基因水稻种子可能来源于华中农业大学转基因水稻的研发团队,此次发现的转基因大米、米制品和转基因种子的品系均为Bt63,正是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教授领导的团队研发的“Bt汕优63”;2007年在湖南省亦出现了转基因水稻研发者将转基因水稻冒充为常规杂交水稻进行田间试验并申请品种审定,试图获取商业化种植资格的事件。

  而巧合的是,华中农业大学和湖南大学,正是美国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目前在中国主要资助和合作的两所高校。不过,孟山都北亚区公共事务部门相关人士否认了这种关系,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孟山都只是向这些科研机构提供一些基因组学和基因信息学方面的技术帮助,除了少量的转基因棉花,孟山都在中国没有种植其他转基因作物,抗虫棉是孟山都在中国销售的唯一的转基因作物。根据目前中国政策规定,除棉花以外,孟山都没有其他转基因作物在国内种植,也没有技术授权业务。

  另一个让方立峰不安的情况是,在上述7个被检出转基因成分的样品中,有2个样品被检测出含有Bt63基因,而经过详细比对后,其他几个至今仍无法确定其具体品种,“这些转基因大米,是来自于国内某些实验室,还是来自国外的转基因种子,还无法得知,这表明目前可能有不止一种转基因水稻流入市场,而转基因稻米一旦污染了食物链,想从食物链中完全去除是非常困难的。”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仅凭现在的短期动物实验数据是不负责任的,某项技术的副作用一般在使用二三十年之后才显现。例如,瘦肉精刚开始出现时一直作为一个新技术被大力推广,使用20年后才发现毒性太大而被禁止;DDT(孟山都曾经是DDT最大的生产商)也是在刚出现时因使用效果神奇被大力推广,30年后发现危害整个生态系统被禁止。因此,种植转基因作物要慎之又慎。

  外资控制中国大豆油

  在孟山都进入中国市场之时,正是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大面积推广转基因作物的时候。在孟山都所有的转基因“技术”中,最为人诟病的一项,是种子的“终止子”技术。该技术是“基因利用限制技术”,被植入的一种基因在种子成熟前会产生一种毒素,杀死自己种子的胚胎,造成不育种子。

  这对于转基因公司而言,是梦寐以求的技术。2001年8月,美国农业部准许将终止子技术商业化,并且用在该公司的棉花种子上,目前这项专利已经在至少70个国家获得批准,被应用于所有的植物和种子。2006年孟山都收购Delta & Pine Land。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自然繁衍到此终止。前文在中国湖南、湖北等地发现的转基因大米中,检测出的NOS正是终止子的标志。孟山都方面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孟山都公开承诺不会将不育种子技术商业化用于食品作物中,也没有违反该承诺的任何进行中的研究工作或者计划。

  根据孟山都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1996 年11月,孟山都公司与河北农业厅下属的河北省种子站以及岱字棉公司合作成立第一个生物技术合资企业。该合资企业就是冀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这个由中方管理的合资企业第一次将保铃棉棉种带入中国市场。

  1998年7月,孟山都公司宣布了两个合作协议。其中之一是在安徽省成立第二个生物技术合资企业—安徽安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另一个是与中国农业部、国际矿业公司(IMC国际公司)以及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共同在河北省成立可持续农业示范村。可持续农业示范村是一个十五年的合作项目,目的是向中国农村介绍跨世纪的农业技术。

  不过转基因棉花并未取得预期般的效果,郑风田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转基因棉在初期确实克服了棉铃虫,带来了短期的产量效应,但是影响棉花的害虫品种非常之多,次生虫害问题随之变得更为猖獗,因此使用农药量不会减少;另外几年之后,随着种植时间增加,棉铃虫渐渐适应了这种棉花,转基因失去了其效用。目前,我国的转基因棉花种植过程中问题不断涌现,特别是2009年江苏省的棉花种植受病虫害影响损失严重,部分地区甚至减产绝收。

  转基因棉花种子价格为非转基因的5倍左右,农药的使用量增加也导致生产成本上升,很多棉农都希望重新种回普通棉种。但是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种植转基因棉花占中国棉花种植面积的69%,市面上普通棉花的种子越来越少,加上基因污染,棉农已经很难恢复种植非转基因棉花种子了。

  2004年2月23日,中国农业部正式发布了《2004年第一批进口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审批情况》的通报,宣布美国孟山都公司申请的5个转基因农产品品系通过安全评价,获得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孟山都公司获得中国农业部发放的抗农达基因改造大豆、两种转基因玉米及两种转基因棉花的永久性进口安全证书。此举为持续进口孟山都转基因大豆铺平了道路,也造成了今天中国大豆严重依赖进口的安全隐患。

  中国是世界大豆起源地,1995年前我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然而不过十几年光景,中国大豆已经严重依赖国际市场,2009年度中国进口大豆达到4255万吨,对外依存度从2000年的48.1%增至2009年的近80%,现在市场上已经很少见到非转基因大豆制造的豆油了。而这些转基因大豆绝大部分都来源于孟山都。

  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占领中国市场的撒手锏就是低价。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郎咸平博客里面详细记述了当年的大豆战争。2004年,美国农业部率先调低大豆产量,导致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价格连续上涨,涨幅近一倍。与此同时,不少中国大豆加工企业集中采购美国大豆。后来,美国农业部又调高产量数据,国际基金紧跟着反手做空,大豆价格突然直线下降。于是,巨大的价格落差一下子将众多中小企业逼向绝境。在“2004年大豆危机”之后,国内油脂压榨企业损失惨重,有近70%的企业停产,大量企业倒闭。国际大豆产业ADM、邦基、嘉吉、路易达孚和丰益五大粮商趁此天赐良机进入中国,贱价收购这70%倒闭的压榨工厂。

  2007年,国内食用油价格猛涨,承担宏观调控职能的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曾抛出20万吨食用油平抑油价,市场上却波澜不起。临近2009年底,食用油再次掀起了一轮涨价潮,鲁花、金龙鱼、福临门等几大品牌几乎同时宣布上调大豆油的价格,涨幅在10%上下,而且此次涨价却是在国际大豆丰收情况下的涨价,正是凸显了中国大豆油被外资控制的尴尬。

  国家粮食局调控司副司长周冠华曾表示,对进口大豆的高依赖,导致中国在大豆的定价方面早已经失去了发言资格。

  基因战争拷问中国粮食安全

  旅德美籍学者威廉·恩道尔在《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一书中讲述了转基因巨头是如何实施转基因作物战略的:首先,生物技术公司以科学的名义,开展转基因工程研究,获得大批专利,并控制某些重点粮食品种,如大豆、水稻等大规模农作物和鸡、奶牛等重要家禽产品;其次,他们贿赂当地官员,寻找各种机会,以援助为名,让该国的农民采用由他们控制的农作物种子;最后,他们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借口,强迫征收种子的专利使用费,进而控制整个产业链条。

  2009年底,包括转抗虫基因水稻“华恢1号”及杂交种“Bt汕优63”在内的第二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公布,被外界解读为“转基因技术产业化”的前奏。

  方立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华中农业大学研发的Bt转基因水稻至少涉及了11─12项国外专利,这些专利都在包括美国、欧盟、日本与中国在内的国家注册。专利持有人就有孟山都(Monsanto,美国)等国外生物科技公司与科研机构。

  除了华中农大,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发的CpTI转基因水稻,至少涉及了5─7项国外专利,由福建农业科学院牵头,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复旦大学等合作完成的转基因CpTI/Bt水稻,至少涉及了10─11项国外专利。事实上,中国正在研究、技术比较成熟的转基因水稻品系(试验阶段被称为品系),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或多或少都涉及国外专利技术,其中一些品系还受到国际性条约《材料转移协议》的制约。

  方立峰表示,这个协议中规定基因或者转基因植物仅限科研用途时可无偿使用,但是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若希望用于商业目的,则需在商业化之前进行一次谈判并签署一份特别的协议,以确保材料提供方能够获得经济利益。这一所有者权利虽然建立在国家法律之下,但目前在全世界几乎都被认可。即便是在那些还没有实施《专利法》的国家也是如此。

  方立峰表示,这意味着,如果任何一种转基因水稻通过商业化种植,就意味着中国13亿人的主粮控制权将被完全拱手让给孟山都这样的国外生物公司。这样的事情已经在阿根廷、巴西等地无数次上演。不过孟山都公司否认了这种说法,孟山都方面说,免费送出的种子是很小一部分,就像是超市里的试吃活动一样。试种之后,农民会自己决定是否使用他们的种子。而中国的转基因尚在试验阶段,因此还没有谈什么合作细节,更谈不上收取专利费用。

  此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北伊利诺伊州大学化学系博士后、长期在美国农业部从事大豆玉米研究的王朝华表示,转基因种子可能因为无法适应突然的气候变化,而导致农业大量减产。2009年,孟山都在南非推广的转基因玉米使得82万公顷土地上几乎颗粒无收。“中国是个人口大国,需要稳定的高产,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灾难。”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周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过去十年来,所谓的生物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世界早已经展开了一场类似核竞赛,又远远比核竞赛严重、比核战争隐秘的基因竞赛和基因战争。如果不能及时认识这场竞赛和战争的性质,做出相应的战略部署,就会在这场隐秘的世界大战中,成为输家。

  孟山都是谁?

  孟山都是谁?在孟山都的官方网站上,孟山都是一家农业公司,“我们通过创新和技术为全世界的农民带来成功收益,帮助他们生产更健康的粮食、更好的动物饲料和更多的纤维;同时,我们致力于减少农业对环境的破坏”。这家农业公司是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的2008年十大最具影响力企业,更占据了全球90%的转基因种子市场,中国每年有80%的大豆依赖进口,但所有进口的大豆中,90%以上都是采用孟山都的技术种植出的转基因大豆。

  但是十几年前的孟山都并不是什么农业公司,孟山都公司成立于1901年,它最初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糖精)起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孟山都进入了医药领域生产阿司匹林药品,后来靠销售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暴发,最后成为破坏环境的农药甚至原子弹的铀提炼等化学污染产业大鳄。

  越战时期美军使用的生物武器“橙剂”,就是当时孟山都的主要产品。而美军就是用这个“橙剂”把越南游击队用来藏身的茂密森林,烧成了光秃秃的山坡。“橙剂”中含有剧毒“二英”,“二英”号称世纪之毒,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80克可以致80万人死亡,可能诱发癌症、心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生殖系统紊乱和发育障碍等一系列疾病,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越战期间美国喷洒在越南的6000万升落叶剂“橘剂”中含有336公斤二 英,直到今天,这些剧毒物质仍存在越南当地的土壤、空气和水源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越南人民。同样,这些剧毒物质也存在于美国越战老兵的身体里,为此,孟山都和陶氏化学等生产厂商被迫向受害的美国越战老兵赔偿1.8亿美元。

  多氯联苯(PCB)亦是孟山都公司的重要产品。今天,从北极熊到南极企鹅的身体里,从美国到台湾人民的血液、器官和肌肉中都发现了多氯联苯。生产多氯联苯的一家工厂设在亚拉巴马州安尼斯顿(Anniston)镇,该镇的居民血液中多氯联苯含量千倍百倍超标,2002年孟山都公司被判罚款7亿美元赔偿安尼斯顿镇的居民。而多氯联苯剧毒污染的真相被孟山都公司刻意掩盖了40年。

  1981年孟山都开始转向生物技术领域,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孟山都的科学家终于研制出一个经过人工修改的植物细胞,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实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1990年,孟山都将所有有关化学制品的业务转移给一个新成立的名叫Solutia的公司,也将很多化学污染诉讼留给Solutia。

  和曾经的跨国生化巨头杜邦、陶氏化学一样,孟山都也摇身一变,彻底告别了不光彩的过去,变成了一个完全彻底的跨国生物技术巨头,也成了世界主要粮食作物的转基因种子的专利持有者和控制者。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