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游刘

开卷有益

 
 
 

日志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2011-10-11 11:19:19|  分类: 股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温州再次成为中国经济的G点。只不过,这一次和以往历次都不一样,不再是荣耀等身。
  作为中国经济的先行者,温州在所有研究中国经济的人心目中,有着特殊的意义。
  因此,身处高利贷漩涡中的温州,或许应该被看做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它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这片土地的其他地方,也可能经历。所以,对温州的解读就显得如此重要,而对它的思考也将有效地防止未来,在其他地方类似的情况重演,当然,这一切基于我们吸取了教训。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大量的史实和报道,有助于我们理解,这块中国经济最为活跃,私有力量最强大的土地,为何一夜之间几乎要土崩瓦解,它的沉沦,有着宿命一般的在劫难逃。
  回顾温州的历史,我们看到了一块依靠产业发展而积累大量财富的沃土,如何在这些年过程中,借助高杠杆融资,逐步演变为投机者乐园,以至于成为令人谈虎色变的“温州炒房团”、“炒煤团”、“炒矿团”、乃至于炒蒜团和炒豆团,这些标的,如果不是最后政府出手干预,他们几乎都要成功地抬高这些价格,最后出货。可是,当这一切都不能炒时,他们转向了最后的标的——“金钱”,于是金钱本身成为最后的游戏筹码,资金的价格开始变得昂贵无比,这便是高利贷的来由。
  当然,温州投机的逻辑,建立在其投资的标的本身,可以找到下家,其获取的利润足以弥补高额的资金成本,可是,当你只剩下钱可以炒作时,钱本身并不能带来更多的钱,于是之前搭建的海市蜃楼轰然倒塌,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但是,温州并不是一步走到今天的,它曾经是企业家乐土,为何今天却变成了投机的焦土?
  产业的末路,杠杆化下的地产游戏,到最后金融业利润占全社会利润一半以上,成为吸血鬼,让所有企业为银行打工,这是温州资本从产业转战炒房团,再到高利贷演变的内在逻辑。
  温州模式是中国经济模式的缩影,作为中国经济的先行者,它的演变解释了产业薄利、到地产泡沫、最后到金融垄断,这个过程中,资本如何朝着利润最丰厚的地方前进,看清了温州模式,也就看清了中国模式。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产业末路
  记得还是2009年的时候,有一则报道引起了我的关注,这个报道,是写温州一个生产打火机的企业,名为周大虎打火机厂,报道写到:外行人不知道,他这个虎牌是全球最大的金属外壳气体防风高级打火机的名牌;可是,内行人也不知道,他这个世界名牌为何不卖高价呢?
  这则新闻给人带来的感受,真是又喜又忧,欢喜的是,连打火机这样的产品,也掌握在温州人手中,而忧虑的是,尽管温州人已经占据了行业龙头的地位,可是却从来没有享受垄断的利润,回想十多年前,日本人在这个行业里占着垄断地位时,利润率高达百分之二三百。周大虎打败日本人的理由很简单,虎牌打火机利润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价钱也只在百十块人民币左右。可以说,全世界没有人能用这么低的价,造出这么高级的打火机了。
  低成本、低利润的温州模式,是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最重要理由。
  那时,中国入世已经8年,这八年中,以“温州模式”为代表的中国制造,正在全世界攻城掠地,2006年,中国国家外汇储备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达到10663亿美元。那时,没有人能够预料到,5年后这个数字会翻三倍,到达3.2万亿美元。
在如此繁荣的景象面前,很多危机已经浮现,像周大虎打火机厂这样的世界龙头,也只能获得百分之二十的利润,那么行业中排名靠后的企业,其利润率将更加微薄。这些企业当初可能和周大虎同时起步,也积累了相当的财富,当他们在这个行业中找不到更多的投资机会时,资本的逐利冲动必然会驱使它涌向新的领域。
  而这种冲动,会在后来的人民币渐进升值过程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按照2005年汇改启动前1美元对人民币8.27元的汇率计算,汇改以来人民币已累计升值29.68%。这样的升值幅度,基本上可以侵蚀掉一个世界龙头企业的全部利润,何况行业中排名并不靠前的企业。
  这进一步驱使着这些积累的资本涌入新的领域寻找机会。
  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注意到,除去产业利润微薄和人民币升值对利润的侵蚀外,劳动力成本上升、土地等各方面成本上升,环保进步带来的成本提升,都成为了“低成本、低利润”的温州产业模式很难逾越的门槛。
  这是一个残酷而冰冷的事实,依靠产业的原始和粗放式发展积累了雄厚财富的温州,面临着产业化的末路。而那些在产业化过程中积累的资本,又有了强大追求利益的冲动。事情开始起了变化。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高杠杆下的地产狂欢
  温州的产业资本们,在遭遇薄利瓶颈时,遇到了另外一个肥沃的土壤,于是愈发蓬勃地发展起来。
  从1998年到2009年,中房地产业进入史上最辉煌的黄金年代,房价在短短十年内翻了4-5倍。
  敏锐的温州资本,就在2004年到2005年开始纵横中国大地,在04年的时候号称有上千亿的温州资金炒房团在上海楼市疯抢房子。那时候,温州炒房团的名声开始在神州大地蔓延和传播开来。
  和丰厚的房地产利润相比,实业的利润太过微薄,“开千人大厂利润不及老婆1人炒房所赚的1/3,”和千人大厂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相比,从不下跌的房价以及超额收益,无不诱惑着温州资本进入这个领域。
  这个过程中,杠杆化则加大了温州资本的炒房收益,即便按照首付三成的按揭计算,温州资本的杠杆倍数也达到3倍,每10%的房价涨幅,都能够给本金带来至少30%的回报,更何况在早期,有零首付或者一成首付的出现,这让温州资本的杠杆比率达到了10倍,如此   高的杠杆比率,投入价格只涨不跌的房地产市场,这几乎成为资本的必然选择。
  所以,令人谈虎色变的温州炒房团,何以横扫大江南北,屡战屡胜,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房地产价格近十余年的黄金大牛市。实际上,这些资本本来可以寻找能源、新技术等各种领域寻找机会,但是在能源领域面临着垄断国企设立的高门槛,民营资本且不说实力不济,即便是拥有进入的实力,也很难迈过政策门槛,因为一切所谓“国计民生”的产业,都必须控制在国企手中,事实证明,这些所谓“国计民生”的产业,是中国最赚钱的产业。
  留给这些资本的空间不多了,炒房无疑是没有太多门槛限制,并且可以成功使用杠杆的行业。所以,高利润以及其他行业的管制,双重条件下,导致资本大量涌入了房地产领域。而中国急剧城市化进程中,更是将房地产的供需不平衡发挥得淋漓尽致,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暴利。
  习惯了在一年一倍或者数倍利润下生存的温州资本,自然可以支付得起年息20%-30%的资金成本,这是所谓的温州民间高息借贷(高利贷)能够持续多年,并且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游戏的终结
  游戏本来应该在2008年终结,但是,幸运的是,“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在2008年爆发了,华尔街摇摇欲坠。在这样的背景下,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鼓励银行发放贷款,让大量的货币再度涌入房地产领域,房地产价格因此在2009年一年内暴涨接近1倍。这更加刺激了追逐利润的资本们的野心。
  两三年前,我有一位来自温州的同事,他经常自称是“家底殷实”的温州青年才俊,他身为教师的父母,一个非常重要的副业,就是投钱给熟人,参与炒房,享受高额的回报。这样的风气,在当时的温州,十分风行。
  2008年的房价下跌,短暂地降低了很多温州资本的收益,但是2009年的报复性上涨,让资本陷入了疯狂。只要能拿到钱,不管多高的成本,都可以在市场上赚回来,这样的理念一旦盛行,接下来郁金香泡沫的发生就几乎是注定的了。本来,这个游戏还可以持续,可是遭遇了2011年如此严厉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标的价格的松动,成交量的减少,开始让这些依靠高息资金周转获利的温州资本,开始进入入不敷出的局面。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去借更多的钱,来周转,还上之前的钱,指望着2008年的局面重演。这是大部分炒房资本的想法。不过一些现象已经悄悄在起变化,房地产的黄金盛世走向尾声后,金融领域几乎成为唯一的暴利领域。地产泡沫的破灭,引发的金融游戏的终结
  这一点,从2010年上市公司年报中可以体现的淋漓尽致,2010年,银行业年度利润在整体上市公司中占比过大,市值占40%,利润占45%。2011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共实现净利润9939亿元,同比增长23.75%;其中,16家上市银行就实现净利润4654亿元,同比增长34.27%。两者相比,银行业净利润在全体上市公司中的占比达46.83%。金融行业的高利润,证明经济体的畸形发展愈演愈烈,作为资金中介的银行,攫取了社会大部分的利润,其他行业企业都变成银行的打工仔。
  温州同样是这样的情况,数据显示,2008年至10年该市金融机构短期贷款呈现千亿级别递进,该数据近三年分别为2462.45亿,3357.98亿和4181.89亿。虽然中小企业生产难,但银行却赚的盘满钵满,今年上半年全市1130家银行利润为123.49亿,同比大增50.8%。炒房团的资金难以为继,这让民间金融风暴的到来变得不可避免,而金融业的暴利客观上造成了对社会财富的吸血,同时加剧了资金链紧张的状况。游戏的终结几乎不可避免。
温州高利贷危机:泡沫如何走向终结? - 博弈林泉 - 博弈林泉
 
 
  行动与反思
  在高利贷危机发生之后,有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在正规金融如此高额的利润下,民间金融的逐利冲动,导致无法对其进行封堵,只能疏导,放宽金融的准入门槛,让民间金融在监管规则下运行,是较为可行的方式,尽管这会对国有商业银行等造成一定的冲击,但是对整个经济体而言,肉总是烂在锅里,无非是烂在国有的锅里或者是私有的锅里而已。
  此外,利率市场化,银行无法坐享高额的存贷款利差,可以有效降低银行对其他行业利益的剥夺。
  第三,对于高利贷引发危机的拯救,要十分谨慎,一方面,已经被验证的是,高利贷有很多政府公务人员参与其中,如果动用公共资源进行拯救,会产生巨大的道德风险。另一方面,也会错误地传递信号,即“大到不能倒”,民间金融只要闹出的窟窿够大,政府就必须为此兜底,这将进一步引发不负责任的投机。利益集团也将由于被放纵,即在市场上升过程中独享暴利,而市场下跌过程中,有公共资源买单。
  “只要政府出手相救,其它民间借贷比较严重的区域也将很快崩盘。而且,现在借贷双方都知道民间借贷不合法,即使出了问题也打落牙齿和血吞,但政府的介入势必将引火上身,从而把民间经济纠纷变成个人、企业与政府的矛盾。出于善意的维稳最终成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这样民间的声音,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